<sub id="zvnxh"><listing id="zvnxh"><menuitem id="zvnxh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sub>
<noframes id="zvnxh"><address id="zvnxh"></address>

<address id="zvnxh"></address>

    <listing id="zvnxh"><nobr id="zvnxh"><meter id="zvnxh"></meter></nobr></listing>
    <em id="zvnxh"><address id="zvnxh"><nobr id="zvnxh"></nobr></address></em>

      <form id="zvnxh"></form>

          美文精選網(www.yc16855.com),傾力打造互聯網精彩美文閱讀網站!
          我要投稿
          當前位置: >唯美散文 >散文精選 > 正文

          麥兜像當當

          網友推薦的空間作者:網友推薦 [我的文集]   在會員中心“我的主頁”查看我的最新動態   我要投稿
          來源:美文精選網 時間:2020-02-14 22:46 閱讀:次    作品點評
          原創 木越  文起來不錯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麥太太有非常溫柔的一面,比如每個月色柔和的夜晚,臨睡前她總會講故事。橘色的燈光織了一張順滑紗網,披在她散亂的發上,麥兜拈了一下被子,麥太捧著書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從前有個小朋友撒謊,有一天他死了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從前有個小朋友認真讀書,然后他發財了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從前有個小朋友很不孝,有一天他扭傷了腳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媽,我想睡了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麥太太扣上書的一瞬間,電閃雷鳴,她的眉頭緊鎖,瞪大了眼睛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從前有個小朋友早睡晚起,第二天,他死了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……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對,這個故事非常無聊,就像我接下來要講的故事一樣,但是麥太太沒有說錯,每一個故事都是無聊的: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我家那個被淘汰下來的不銹鋼盆里養了兩只烏龜,大概養了兩年都還沒取名字,我們總是很隨便地叫著它們,大的叫大龜,小的叫小龜。      
               
          那是個有陽光的下午,陽臺的光撒得四處都是,房間內的氣氛有些嚴肅,說實話,這樣的嚴肅是我們姐妹倆多年少有的。剛換了水的龜盆就放在中間,誰也不愿意再費一絲力氣把它端到陽臺。房間內靜得可怕,大龜還是和往常一樣,一次次試圖順著盆壁往上爬,爪子碰到不銹鋼噔噔作響,但這一次,似乎除了這個聲音再無其他了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取個名字吧,他們陪了我們兩年,他們需要名字,這是個身份,我認為我們不能再那么隨便地對他們了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沉默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她們也有情感,它們既然進了我們家,就應該和家里其他成員一樣,享有著同樣的地位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沉默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巴西龜不能被放生,它們會破壞生態。我們既然當初買下它們就應該對它們負責,就像我們需要給它們一個名字,就像它們需要回到自己的活動區——陽臺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哦,這確實需要。”姐姐沉默了半分鐘,然后她開始盤腿坐在沙發上,我們開始思考的時候總是喜歡把腳放在椅子上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于是我們倆非常正式,非常嚴肅地癱在沙發上抱著枕頭,打開電視,強撐著暖陽帶來的倦意,打著悠長的呵欠開了電視。電視上那個豬頭天真無邪地跳著不知名的舞蹈“大包多整兩籠,大包多整兩籠沒關系……”麥兜伸出它的豬蹄左右搖晃,用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看著我倆唱到“沒關系!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于是,這個陽光燦爛的下午,經過深思熟慮,我們終于在廣如汪洋的詞海找到了它們需要的名字:大龜叫“當當”,小龜叫“麥兜”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等等,這難道不是隨便開電視就決定的名字嗎?我知道你一定會那樣說,但答案是no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那只每天吵鬧著要“越獄”的大龜,“當當”這樣喧鬧的名字再合適不過,而至于那只在喂肉時總是搶不到,就算肉放在身旁他都會繞找一圈,被大龜占了先機,還用一種天真的眼神看著我們的小龜,叫他“麥兜”也不算是辱沒了它的機智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在那個小小的龜盆中,就是這樣。麥兜和當當生活了兩年,彼此形影不理,同吃同睡,親如兄弟,和諧且安穩地度過漫長的一個又一個365天,滴滴答答流逝的315360000秒,它們相親相愛共度每一個驟雨突至的夜晚,共享著每一個艷陽高照的下午:
           
          當當從麥兜的嘴里咬下了肉,轉個身急忙吞下肚,麥兜在淺灘里尋找著那塊在嘴里都可以迷失的肉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當當踩著麥兜的殼撲騰著爪子,又一次打算飛躍高墻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當當揮著爪子,迎頭便給麥兜一擊“如來神掌”,麥兜把頭縮在龜殼里,久久沒有冒出頭……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我們圍蹲在龜盆旁邊,俯視著它們的一舉一動,嘆息著、憤怒著、喜悅著,這個動物版的《楚門的世界》大概麥兜和當當并不自知吧,畢竟它們比起人類來說是低了那么多生物,畢竟雖然無奈,它們也只能作為人類的某個景觀,畢竟它們也許要在這個小小的不銹鋼盆里度過一生。
           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也是一個有陽光的下午,有只龜出逃了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我和姐姐、媽媽聚在龜盆前,盯了盆里那只形單影只的龜,時間好像在它身上停止了,或者它在和我們玩著人類的游戲——木頭人?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一定是當當逃跑了。”我媽托著下巴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對,它嘗試了那么多次越獄,還是跑了,一只畢生都在追求自由的當當,它終于自由了。”我應和著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可是……”我姐欲言又止的樣子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可是我有什么做得不好嗎?每天買的肉先割一小坨喂它,照顧得還不夠嗎?我看就是不知足!”我媽有些氣憤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可是……”姐似乎真得急切地想表達什么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可是當當畢竟是當當,不是麥兜,麥兜總是留念著它的春天花花幼稚園。”我接著媽的話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可是她是當當呀。”我姐幽幽地飄出這一句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我說,盆里的這只是當當,出逃的麥兜。”姐重復了一次,這次故意加重了麥兜和當當的名字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我和媽媽愣在原地,許久回了一句“哦”,不是我們敷衍,只是沒有人能接受麥兜出逃的事情,它并不符合故事發展的邏輯,它不符合一個懦弱傻氣的龜應該有的結局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那天后,我們找了好久,書桌下,茶幾下,沙發下,電視機下。以往當當也是有成功逃出,不過你總能在那些地方找到他。但麥兜這個老實孩子,我們卻翻遍了犄角旮旯,也沒有找到他的身影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一周后,沒有人再找它,我家在三樓,它一定出不去。也許某一天他經歷了重重冒險,會拖著疲憊的身軀出現在我們眼前,這成了我們心照不宣的事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偶爾談到會這樣說: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你說麥兜去了哪里?會不會從樓上摔下去?摔得粉碎。”我捏緊了手里的筷子,只有捏緊了才能感到安全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這是三樓。”姐把白米飯慢慢送到嘴里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會不會是隔壁的小朋友來串門的時候,帶走了?”媽想起什么一樣,筷子放在肉上,卻不見夾走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那天沒有小朋友來。”姐奪走了媽媽筷下的肉放到自己的碗里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可能麥兜再也受不了當當的欺凌了吧。我早說那個寒磣地臉盆怎么可以做龜的家,你看別人家都是大玻璃缸鋪上水草和鵝卵石,地兒大了,兩只龜就不會打架了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可能是大環境不好,麥兜也許是抑郁了,人還要出去散散步,它只能待在盆里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姐把最后一碗雞湯到了自己碗里:“行行行,那咱們買吧!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也不知道是出于愧疚還是別的不可知原因,媽在我買玻璃缸上退步了,我在媽給贈送的外陽臺鋪磚的事上退步。原本拖了一年的事,都在麥兜出走后一周內迅速解決了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我領著小伙伴們參觀新得發亮的玻璃缸,缸里放著五彩的石子,水草舞動它的胳膊,柔軟得像是風中飄蕩的絲緞,像極了一個人類欲探索的新世界。她們的眼睛里閃著光亮,我被這光亮吸引著,總是希望那光亮能再強一些,于是我開始滔滔不絕講訴這個玻璃缸的多功能化,講述我心靈手巧裝扮它的整個過程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陽臺的瓷磚總被媽媽拖得光亮,像要映出另一個自己。她在新開辟的“小花園”種了更多的菜,把洗好的蘿卜鋪平了曬在陽光下,然后斜躺在老人椅上小憩,樓下的路人偶爾會抬頭看這棟樓唯一的外陽臺,和外陽臺上得意洋洋的中年大媽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只是我們好像忘了什么,對,是那個遲遲沒有出現的麥兜,什么時候開始我們把愧疚和悔過埋在心里,寬慰著自己:它那么善良,有著出人意料的勇敢,大概真的去做龜國的超級英雄,它應該是這樣的結局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后來,它真的出現了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在我家花臺那些垂落的雜亂枝葉下再次見到麥兜時,他在葉蔭下閉著眼睛,攤開了四肢,一副很安然自得的樣子,他沒有變得更大,也沒有變得更帥氣,連一道疤痕都不曾有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媽,小龜在這里。” 我捧起麥兜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從那天后我總是忘了叫它麥兜,畢竟它不是電視里那個豬頭,它只是一只平凡烏龜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(聲明:故事部分虛構,希望小龜早日回家。)
            美文精選網
            飼養護理沈陽伸縮門融資租賃牌照轉讓
            好紧好爽好深再快点,在线观看一夜七次郎国产,宇都宫(RION)在线播放
            <sub id="zvnxh"><listing id="zvnxh"><menuitem id="zvnxh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sub>
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zvnxh"><address id="zvnxh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zvnxh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zvnxh"><nobr id="zvnxh"><meter id="zvnxh"></meter></nobr></listing>
              <em id="zvnxh"><address id="zvnxh"><nobr id="zvnxh"></nobr></address></em>

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zvnxh"></form>